当前位置:青光眼 > 青光眼治疗

海拔的带娃自驾

“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去年的川西惊魂尚未定,今年的暑假就又到了。认死理的人通常很难多事件并行,碰巧我就是这种人,所以今年读书和旅行都不在状态,养娃?那就更不用说了,从来都没在过状态。结论就是,不再能享受旅行带来的纯粹的快乐,穿越能力宣告丧失。

但,基于惯性,拖拖拉拉、犹豫不决的行程最终还是在疫情笼罩中开启了。想象中环青海湖海拔要比川西低,而实际上除理塘外,川西、甘南、滇北和青海湖一带的海拔都相差无几,睡眠质量受到海拔和娃踢的影响大打折扣,所以自驾确实是个体力活,好在青海周边不若那样繁忙,也很少盘山路,走起来相对容易些。一路上,我们遭遇了雨刷完全形若虚设的暴雨、灾难立方的茶卡、30公里时速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的石子路、只有油菜没有花的门源、近百公里开下来只见到五辆车的高速公路,当然也少不了各种美好,关于那些虔诚而又纯净的信仰、那静谧浩渺的湖水、那种千百只羊奔腾的壮观、那斑斓壮美的祁连山脉、那调色盘般的七彩丹霞......

确实,感动依旧,初心还是那个初心,只是一不小心自己就长大了。

旅行的瞬间,生活的细碎,希望那些点滴的美好能如同星星之火,照亮我们的前路,点燃我们对生活的热情。

在高原上,妞说,我怎么心跳这么快啊,哥哥接,那你一定是有心上人了。

跟这个大娃一起睡,被拳打脚踢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他告诉我他晚上做梦打拳来着。

这个大娃问“为啥热空气往高走,但海拔越高又越冷呢?”,我“呃……

环保车转了一个弯,只听车内一声大叫“雪山!雪山!!那个是不是雪山?!”下车后某人不屑地说“太丢人了,又不是没见过雪山。”

帮某人拍了张照,看他戴着帽子拍出来还挺好看的,我就说帮我也带帽子拍一张,结果人家说“那也要看谁带帽子啊”。

羊排吃得太high了,回程的路上,俩娃死活要教我唱歌,娃“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我“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娃“......”,我“......”,娃“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我“昆特库塔考拉苏瓦西拉松”,娃“是,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我“昆图库塔卡啦苏瓦西拉松”,娃“......”,我“......”,娃“公主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我“

#¥%……*”......饶了我吧

在酒店卧倒方才有时间翻新闻,看到上海游客各种被拒,读给俩娃听,俩人同时惊呼,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飞机落地上海,我“你俩如愿以偿了”,娃“你不会明天还带我们来吧?”,我“难说,我还一周的假呢”,娃“你快去上班吧,赶紧赚钱给我买乐高”。

西宁是炙烤和杂旧的,但羊肉是鲜嫩的。青海湖环线是辽阔恬静的,但管理和民风也是同比例粗犷的。

塔尔寺是一个差点被我们错过的景点,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感受。我们对于宗教所知有限,但是对于那种虔诚的感知确是切身的。色达还未曾去过就已关闭了,塔尔寺也是远近驰名的藏传佛教胜地,难得借此机会,得以略窥一二。人文对于旅行的吸引力会随着年龄和好奇心的增加而变得越来越大,有趣的是,所谓历史,讲的都是人文演进,而那些与自然变迁相关的,都被叫做了地理。对于不同的文化,学会敬畏、尊重和欣赏,也是一种生命的广度,虔诚和坚持不是只适用于那些用整整一万个长头去丈量藏域高原的信徒,也可以真实地带给每个生命更多力量,更多勇气,无论信仰,无论种族。

青海湖东南沿线被当地村民分割成几十甚至上百块,各自圈地种油菜花加之人工点缀后收费,不得不说,美得做作了。我猜西线应该是游客相对罕至,所以人造色彩淡化了很多,回归了那种原本的由广阔天地带来的安宁和包容,房车和帐篷在各处散落,终于有了青海湖本来的样子。

而茶卡呢,大名远洋,但是叠加了阴雨和被骗买套票后,就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了,阴雨天确实是灾难,拍不出片是一方面,冻得瑟瑟发抖才是关键,本该穿羽绒服的天气用一件薄纱裙,还是被淋湿了的,扛了三个小时没被冻感冒也是奇迹了。原本还有点遗憾没能在湖边住帐篷,但经历了当晚的一场大暴雨后,我们便又暗自庆幸这个高价帐篷没来得及住了。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确实不假。祁连草原沿途水草肥美牛羊成群,白色团团点点的羊群时而安静地散落在翠绿的草场上,时而缓步奔跑于陡峭的山坡上,时而又调皮地堵住我们的去路,好不快活;还有那些公路上、草丛里极速奔驰的小地鼠,探头探脑的样子可爱极了。草原上油菜花并不多见,但各色野花漫山遍野,加之远山层叠起伏,黄绿青蓝紫各色次第映入眼帘,再配上太阳伯伯的光影效果,宛若一幅广阔静美的绵长画卷。

祁连县从自然风光的角度,在我预想中一直是可以假装班夫的,到了之后发现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儿类似,当然也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成分,整个小镇背靠卓尔山,规划整齐,景区门口的小木屋住起来颇有置身国家公园的感觉。卓尔山景区面积并不大,走起来也不费力,但景色相当宜人,是我喜欢的那种大色块对比色,也是这次环青海湖沿线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而且还被我找到一家宝藏小店,只不过我们娘仨因为写明信片买小纪念品耽搁了很久被好顿骂。卓尔山四面有多座藏域神山,其中不乏终年积雪的,只是神山通常比较难一睹真容,而且在太阳升高后,云层开始聚集,雪峰自然也就被遮住了,所以通常清晨是看雪山的最佳时机,我们也只是在一早刚进景区时看到了其中一座半遮半掩的雪顶,随着太阳的升高,而后的雪山就都只能靠看名牌再辅以想象了。

满怀期望同时也是大名鼎鼎的门源,在我们奔波到达之后,不仅发现油菜花榭光光,而且各种配套也几乎没有,并不是一个友好的旅行目的地。正所谓,百里花海,满眼草绿,是这次行程中最滑稽的一幕了。

走一步看一步到了张掖,七彩丹霞没有特别惊艳,但也没有失望,吸取了茶卡的教训,买了最基础的门票,物超所值。磨蹭如我们,一步一照,一人一照,两人一照,三人一照,四人一照,4+6+4+1=15......,所以日落时间根本赶不到日落观景台,反正哪一次旅行都是要留遗憾的,但弥补就是吃到了网红雪糕,貌似雪糕是唯一一个我不排斥网红的东西了。仅就色彩和层次而言,张掖的丹霞无疑是最丰富的,但缺点就是必须要配合光线,充足的日光才能更好地体现出那种雄壮和阳刚的美感。只不过这些经过数亿年风化而来彩色的石头还在继续风化,终将慢慢变成泥土,逐渐退却色彩,所以且看且珍惜吧。我们丹霞之行的另一收获是吃到了极其美味的烤羊排,俩娃顶着辣,一手矿泉水一手羊排吃到十点多,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第二天我们不得不酒店卧床的原因。

行程变更在疫情时代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19年底到期的积分-换票-被免退,再到期-再换票-再被取消,又到期-又换票-又被免退,这样前前后后三次都还没用掉,不知道还要折腾多少次。这一次舟车劳顿叠加上海本土病例的出现,我们的行程不出意外地在精彩刚刚开始不久后就嘎然而止了,而此时,离我心中的目的地还有十万八千里呢,这个未完待续不知又要等到何年何月了。娃娃们很开心我们的假期以在酒店看了一整天奥运会作为结束,那我也只好假装觉得这才是真正休假的样子了......

“其实我不想走,其实我想留......”这是谁的歌来着?以此纪念我那许多的未完待续和一直在计划中的下一次吧。可是,为什么飞机一落地浦东,过去一周就瞬间遥远得恍如隔世般了,看来我这是还没来得及穿越走就已经回来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gvvoz.com/qgyzl/1354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